分选无辜

最近才看的黑镜,感触良多把!
本人笔拙,这里就浅谈一些大家没太注意的问题吧。
第一集
这集虽然让人感觉剧情好像漏洞很多,但是电影或者电视剧都是想让人顺着剧情走,所以不要太较真,关键是让观众去思考电影中的人物和故事。这集感觉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大众和媒体与政治的关系,感觉这中间的关系像是美剧塔牌屋,但塔牌屋里是政治对媒体的控制,这里却说的是政治对媒体的不能控制以及公众对媒体的麻木。其实编剧对被绑架的公主的身份审定感觉是点睛之笔,公主靠着媒体(facebook)做秀出名,但恰恰是这点令她被人绑架,也让公众对于她被绑架的事过于关注,试想一下公众对于一般的上层名流被绑架的生命安全不会太在意,相反人们关心她的状况,也就引发了她与首相之间的价值取舍问题,也让首相不得不接受现实,这些关系的设定不经让我感叹编剧的功底,首相的处境只有2个,丢小家(妻子),赢大家(地位,公众)
或者相反。这种处境却是让人感受到崩溃,这也在不知不觉中代入了媒体这个媒介的巨大作用。

#黑镜#

在略有一点过时的时候,看了这季《black
mirror》的第一集。在看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暂停、思索、挣扎还有让自己冷静,我仅仅依靠想象力所体会到痛苦、寻不到答案的无力感、愤怒和感叹,都已经压得我难以喘息。

第二集
这集感觉剧情上中规中矩,男主流于现实的压迫选择了接受,令我感到十分正常。但是结尾前其他人的所作所为才让这部升华了些许。俗话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男主选择了在沉默中死亡。电影最后的几幕中,人们继续骑车买虚拟物品,也反无形中衬出了男主的面对现实的后果。但令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那个白发选秀女子,面对不公只能呐喊,但真正轮到她时却表演的一塌糊涂,这不禁让我感到眼高手低的我们是不是该先好好努力一下,丢掉些自我主义。

第一集:
先声夺人,太出格了。绑架了王室公主,勒索英国首相与猪sex:娱乐,滑稽,轰动。我们能看到作为首相的痛苦挣扎纠结,但不得不做,为什么!?政治可以誉人,可以毁人,民意可以捧人,可以杀人。人们对于社交媒体的”准感官统计”,这种被告知到道德压力足以摧毁人—首相最终和猪sex并全球直播了,舆论是可被控制的,不要轻易判断真假,因为”假作真时真亦假”。

值得说在前面的是,我在看剧之前已经有不只一次的听过它的剧情,但都没有太多的感触;本来,若是对一切事物都用理性加以抽象,世间的大部分痛苦(和快乐)或许我们都感受不到了,却恰恰是那些最真实、最直接、最感同身受的场景能带来最深的体验,能让我们产生理智无法回答的强烈情感,做出理智无法解释也无力纠正的选择。

第三集

第二集,未来人们将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拷贝的世界,被控制的世界,感受来自虚无的心理暴力。令我失望的不是唐顿三小姐成了艳星,让我失望的是男主,那个满腔愤怒与热血的人也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想起龙应台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革命者掌握了权力会成为新的压迫者。

剧中,在绑匪寄来公主的手指之前,首相的处境并不算那么痛苦,他有民众的支持;但就仅仅在是在一段录像放完以后,大部分民众的立场就都走向了截然相反的一面。可是,到底一段新的截手指的录像能对整个事件的性质造成多大的不同,它到底给予了多少新的信息,以致于足以让人们做出截然相反的道德判断?
若我们循着理性的规则去思考,不难理解不管有没有这段录像,这个事件本身的性质不会有任何改变;或者更严密的进行比较,倘若媒体只公布公主被截取手指,而不公布那段录像,如果那段录像不那么残忍,人们还会来彻底转变自己的态度吗?
可是,有没有录像,有怎样的录像,事实依然是那个事实,区别仅仅在于我是看到了公主被截手指还是知道了公主被截手指,我是看到了公主被杀还是知道了公主被杀,人们眼中的善与恶、是与非就可以发生根本的颠倒。当人们看到首相和猪交配的直播之时,本来雀跃的人群变得沉默了,低头了,皱眉了,挣扎了,愧疚了,啜泣了——那么,如果在这段残酷的直播结束之后,再让人们做一次投票,你猜,人们会怎么选择?
善与恶,我们能允许它,我们敢承认它,竟是如此主观,如此飘忽,如此善变吗?

这集讲的是记忆回放对生活伦理和道德的影响,这种题材令人感觉比较大胆,因为这种题材比较具有争议性(比如克隆),但是在电影中伦理和道德方面处理的很好。片中涉及到工作(社会),朋友(社交)妻子
孩子(家庭),这些都反应出记忆的无所不在。主人公的嫉妒心和观察能力才引出了后面的故事。其实这集我有点想法和别人不太一样,观众对于揭露真相还是活在谎言中的这2点争论中我暂且不谈,但剧中最后男主回忆家庭的美好后最后切出自己的记忆棒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男主对于真相的肯定已经对未来生活的一种信心,可以理解为他想抛弃过去的生活重新开始,也是编剧和导演想表达人们应该对自己的肯定吧(毕竟不能所有的剧都太黑暗,不然反响不好啊)

可以责备男主吗?不能吧,环境迫使他这样,一个人的坚持毕竟太孤独。责备他吧,谁让你没能坚持—-这本身就相悖。

另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试想一下首相的处境,一个尽职尽责的国家元首,一个受人尊重、慎言慎行的绅士,就在一天醒来时,无缘故地,没征兆地要去做这样一个选择,是选择事业崩溃、受千夫所指、自己和家人安全难保,还是选择在上亿人面前,和一头猪,XX。为什么?凭什么?人竟可以如此轻易地被拉入这样的情景,你不管做什么,不管是向左或向右,都是耻辱,都是痛苦。当然,如果这种无论如何选择都必有的痛苦是客观世界给予的,那其实是可以坦然接受的,就好比是选择截肢还是全身感染而死,这最多只能怨天,不能尤人。
而真正的痛苦之处在于,不管你怎么选,人们都会鄙夷你,嘲弄你,贬损你;这种痛苦不是客观世界的,不是人在逻辑上没有办法避免的,而是人们主观地要加于你的痛苦。也就是说,人们有时会默认存在这样的情境,在这样情境下,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恶;不管你选择任何选项,你都不耻的。而且这个人处于这样的处境也完全是被迫的。
我相信这是大部分的人所不能接受的。我们无法认同一个人所被唾弃、被指责、被批判的那些原因竟是这个人主观完全无法左右,而是被迫接受的;就像今天的我们不能认同一个小孩仅仅因为生在了地主家庭就应该被活埋,纵使他成为了实质上的所谓“剥削者”。因而,我们自己的理性和良知也是不允许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他人的,所以首相在经历了巨大屈辱后,人们似乎表示了自己的尊敬和肯认,似乎视其为勇者和英雄——可是,影片的最后揭示了真相,人们在表面上对首相的尊敬和拥护,仅仅是出于社会道德的束缚而已,他们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去尊敬他、拥护他,可内心深处,依然充满了鄙夷和嫌弃。首相的妻子Jane,在聚光灯下表现的对丈夫那天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依然亲密,可是当唐宁街10号的大门关上时,当社会道德的压力不在时,她显露自己内心的真相,她没有办法再接受这样的丈夫;至爱之人尚且如此,其余的人又何难想象,不管表面上如何释然,人们的内心终究已经给首相判定了罪行,首相的身上永远是沾满了污秽。
无辜,是我们可以选择的吗?

总体来说这3部看似不同的剧情,但是感觉编剧和导演在科技与人的处理上还是很细致,并让人感觉到了整体性,这部难得的好剧也算是在现在商业片潮中的一个大亮点吧!

但是这个相悖的话题依旧可以这样解答:不好,但你不可以不好,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